弥恋官方app下载

“无论是多铎还是纳维尔又或者是光辉教会,都不愿意看到兰特帝国重新崛起,即便尼奥威斯特陛下已经踏入传奇领域。所以,帝国皇室只能惩罚叛逆的名义吞下冈比斯王国东部三行省后结束这场战争。事实上,兰特帝国皇室积弱多年也没有足够的力量把战争继续下去。”

埃德文不愧是银白高塔大师级的学者,在接下来几天的旅途中向众人展现了一名学者大师渊博的学识,他对自然物种,地理历史,人文政治的精妙阐述,让维克多对这个世界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这令他暗暗庆幸次,此旅程能有这位贪吃而博学的老者相伴。

“兰特帝国皇帝以惩罚叛逆为名,吊死了投靠我们冈比斯王国的两名公爵,也收回了他们的封地。又有什么理由来吞并我们约克家族的领地?”

正在马车里为大家烹制松子茶的妮可,听到埃德文大师讲述几年前那场令她背井离乡的战争,忍不住有些愤愤不平。

看着端坐在一旁,表情肃穆的布鲁斯骑士,维克多心中竟然有种好笑感觉。

虽然维克多也是冈比斯王国的贵族,但作为一名穿越者他对这个王国可没有什么归属感,而以一名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维克多对那场战争和王国的局势都有更客观的认识。

冈比斯王国、多铎王国和纳维尔王国都是兰特帝国名义上的附庸国。只是兰特帝国在长达千年的历史中早已没落,帝国中枢也渐渐失去了对地方贵族的控制。

尽管帝国皇室从没有册封过亲王级的领主,但那些早已摆脱帝国控制的领主贵族在野心的驱使下相互吞并融合,渐渐形成了三个强大的势力,最后在光辉教会调停下,衰弱不堪的兰特帝国皇室只得册封了这三个强大的领主为国王。

从此,曾经强大无比的兰特帝国正式分裂,帝国皇室只能在有限的领地上苟延残喘。

所有人都认为,三位强大的国王将通过残酷的吞并战争建立起一个取代兰特帝国的新帝国。

然而,撒桑人来了。

大眼气质的学生制服

这个强大野蛮的北方帝国,终于击溃了阻挡它南下的游牧民,向名存实亡的兰特帝国张开了它那贪婪的血盆大口。

在撒桑人的压力下,酝酿中的三王之战迅速变成了三王之盟。其中武力最强大的多铎王国将直面撒桑人的进攻,纳维尔王国则在北方群山中建立许多易守难攻的要塞,每次撒桑人进攻多铎王国时,纳维尔的军队就会从要塞中出击,进攻撒桑人的领地。而南方最富饶的冈比斯王国则向多铎王国和纳维尔王国长期提供无偿的军事援助和后勤补给。

新的平衡已经形成,而兰特帝国皇室也在这新的平衡中得以保存。

只是谁也没想到三百年后,早已没落的兰特帝国皇室竟然会出现一位踏入传奇领域的皇帝——尼奥维斯特陛下。

黄金骑士已经是骑士中的巅峰,而踏破巅峰进入传奇领域的骑士又是怎样的强大?而一位拥有强大力量的帝国皇帝又怎么能容忍皇室家族的衰落呢?

恰好,兰特帝国控制的领土上有两位世袭的伯爵在二十年前投靠了冈比斯王国,他们被冈比斯王室册封为公爵,并将他们的领地纳入了东部三行省。

尼奥维斯特以惩罚叛逆的名义悍然出兵,从而引发了后面冈比斯王室与帝国皇室的战争,并导致冈比斯王国失去了包括约克领在内的东部三行省。

不过,维克多却认为帝国皇室发动战争的另一个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斩杀冈比斯国王莱恩陛下!

常年与撒桑人的战争使的多铎王国日益衰弱,纳维尔王国领土贫瘠,先天不足,难成气候。唯有富饶的冈比斯王国地处南方经过多年的发展渐渐成为三王国中最强大的一个,而随着冈比斯在东部开发辽阔的人马丘陵后,就更令其他的两个王国感到不安。

尼奥维斯特应该看准这种局势才发动对冈比斯的进攻,果然在战争的初期多铎和纳维尔都袖手旁观,多铎王国甚至在冈比斯王国的边界线上布下军队,迫使冈比斯的军事大臣黄金骑士戈隆侯爵率领主力军团与之对峙,直到莱恩国王与尼奥维斯特陛下的骑士对决中,帝国皇帝展现出超越黄金骑士的力量,并将对手斩杀后,多铎和纳维尔才正式介入。

战争的结果就是,帝国皇室占领了三个行省的土地,但强大的帝国皇帝负了伤,而冈比斯王国不仅失去了部分领土还失去了一位强而有力的国王,这使的日益强大的冈比斯王国陷入了夺嫡的内耗中。

这让所有人都满意,除了冈比斯。

维克多甚至怀疑,尼奥维斯特是故意在战斗中负伤的,否则多铎和纳维尔是不会轻易让帝国皇室吞并约克领的。

而约克家族实际控制者西尔维娅,在战争中断然放弃约克家族经营了数百年的富饶领地,举族西迁,避免了家族的灭顶之灾。

这让维克多对这位美艳夫人的智慧与决断深深钦佩的同时也暗暗戒惧。

就在马车内的气氛变的沉闷的时候,纳尔森骑着马走上前来,敲了敲马车的车壁。

“大人,我们已经进入了埃斯克里男爵的领地,在天黑前我们的车队就能抵达埃斯克里家族的城堡。刚刚男爵大人的仆人赶了过来,送来一份请柬。埃斯克里男爵大人将在他的城堡设宴招待您,埃德文大师和布鲁斯骑士大人以及所有的见习骑士大人。”纳尔森透过车窗向维克多递上了一份由金箔制成的精美请柬。

维克多接过请柬,简单的翻看了一下后,就将请柬递给了坐在对面的学者大师。

“埃斯克里家晚宴上的菜品就像他们家族成员一样粗豪,除了烤肉就是烤肉,还是维克多你今天中午发明的白灼鸡蘸酱料更让人喜欢。”埃德文接过请柬,撇了撇嘴。

埃斯克里家族也是王国的老牌贵族,他们以武勇和团结而著称。不过,这个家族从不参与王室内部的斗争,所以无论是那一支政治力量都不会去拉拢这个家族,反正谁能登上王位,埃斯克里家就对谁效忠。

有传闻说,埃斯克里家族成员虽然武勇却不善谋略,所以他们向来远离政治投机。王都的贵族圈中,甚至有人讽刺埃斯克里家族成员的脑袋里长的都是肌肉,当然这不能让埃斯克里家族听到,否则他们会让多舌的人明白什么叫肌肉。

不过对于维克多来说,他更愿意和没有政治倾向的埃斯克里家打交道。

“大师,出于贵族礼仪我们应该前去拜访这位好客的领主大人,正好也可以让我们的队伍在他的城堡边上好好休整一下,再购买一些补给。”维克多微笑着说道。

“纳尔森把这个消息传下去,让大家加把劲,我们今天在埃斯克里家的围墙里过夜,并在那里休整一天。”维克多向纳尔森吩咐道。

纳尔森下去后不久,队伍就里响起了一片欢呼声。

近十天的风餐露宿让每一位领民都感到深深的疲惫,听说能好好休整一段时间,让所有人都感到兴奋,这使得大家的日益沉重的脚步都开始变的轻快许多。

到达城堡的时候,维克多就看到一身铠甲的埃斯里克男爵。

男爵身材不算高,却非常的粗壮,一脸络腮胡子和他褐色的头发连在一起,让他看起来就像一头强壮的公熊。沉重的身铠甲穿在他的身上却皮甲一样轻巧,显然这名男爵大人是一名强大的骑士。

事实上,埃斯克里男爵和维克多一样是家族中的次子,但身为骑士的他并没有投靠别的豪门贵族,而是按照埃斯克里家的传统留在家族中,兢兢业业的为自己的哥哥服务了十多年。由于家族的领地有限甚至无法给他一个庄园作为封邑,他都毫无怨言。

直到这次开拓人马丘陵,埃斯克里男爵的哥哥耗费大量积蓄为他购买了一个男爵爵位和领土。在冷漠无情的贵族家庭中,埃斯克里家的团结确实非常的罕见。

“哈哈,维克多男爵,欢迎你到我的城堡来做客。”埃斯克里男爵大笑着拍了拍维克多的肩膀。

“埃斯克里阁下,非常感谢您的好客。”看似重重的拍击,落在肩膀上的时候却毫无压力,这让维克多不禁对骑士的能力有更深刻的认识。

“大师,见到您我非常荣幸。”男爵向埃德文大师行了一个骑士礼,埃斯克里家对学者都是特别的景仰。

“嘿,布鲁斯老伙计,我们又见面了,今天一定要多喝几杯。”埃斯克里朝布鲁斯胸口重重地锤了一下,巨大的力道让布鲁斯皮甲上的灰尘都荡了起来,纹丝不动的布鲁斯却苦笑着摇了摇头。

接着,男爵向维克多介绍了自己的家人,两个和他一般粗壮青年是他的两个儿子都是觉醒了骑士血脉的见习骑士。

而在介绍到他的女眷时,优雅男爵夫人却主动将自己白皙的纤手递向维克多,维克多只得向这位杏眼含春美丽女士行了吻手礼。

宴会如期举行,也和埃德文大师所说的那样,餐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烤肉。

埃斯克里男爵的两个儿子,正一人抓着一只烤羊腿大口的啃着,两人一边啃羊腿还一边朝坐在对面的妮可露出讨好的笑容,并不时怒瞪自己的兄弟。

显然这两位可爱的见习骑士,正在向妮可小姐展示埃斯克里家族追求女性的技巧——看看谁更能吃。不过,他们明显没发觉妮可小姐铁青的脸色。

在餐桌上维克多向男爵提出购买一些补给后,埃斯克里男爵显得有些为难。

“维克多,我可以向你提供足量的干柴和武器,但是粮食确实不够你要求的数量。不过,这些补给我都可以送给你,但是我想请你派遣一些人手帮我围剿我领地南边的豺狼人盗匪。”埃斯克里领主向维克多说道。

原来,一伙豺狼人强盗盘踞在埃斯克里男爵领地的南部,经常袭击他的领民,最近这伙强盗甚至攻破了他的一处庄园。埃斯克里作为强大的骑士自然可以轻易的碾压这些丑陋的兽人,但是他的人手不够,所以每次都只能驱散豺狼人,却无法彻底的剿灭它们。等他走后,这些豺狼人又很快聚集起来,这让埃斯克里非常头疼。

“当然可以,我会派遣我的护卫配合您剿灭这些可恶的豺狼人,不过我要参加你们的围剿行动。”维克多还没有见识过豺狼人,听到埃斯克里的请求后有些跃跃欲试。

埃斯克里沉吟着,他打算用婉转一些方法来拒绝维克多的要求,毕竟维克多并不是强大的骑士。

不过,当他看到自己老婆正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热切地看着维克多时,心里不由地一阵哆嗦,刚到嘴边准备拒绝的话语变成了两个字。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