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声旧版下载

.630shu.co,最快更新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

李溰的愿望是好的,但他在审视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是犯了老毛病,由于眼光见识所限,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国家与其他国家之间存在的实力差异。单以福建许氏来说,历年来投入到军事建设上的资金量之大远远超乎常人想象,即便是以朝鲜举国之力,在军事领域的投入也比不过一心想要割据一方的许心素。

朝鲜还在为留学军官的经费开支东拼西凑,而许心素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定下来每年选派军官到三亚进修的规矩,他所打造的福建新军已经基本在编制、战法和装备各个方面与海汉军完成接轨,并且有数次与海汉军协同作战的经历,论战斗力可以与安南军并列为最强协从军。

当然了,许心素并不会把自己耗时数年,花费重金打造出来的部队简单定位为海汉的协从军。即便是放在大明国内来作比较,向他效忠的福建明军也已经算是数一数二的强军了,这样的一支武装力量足以保证福建许氏在大明东南拥有独一无二的地位,就连朝廷也拿其毫无办法。

而许心素也很清楚自己能够出头的根本条件就是手上有钱和兵,所以他的发展策略非常简单,简单来说便是以兵捞钱,以钱养兵,两种手段相辅相成,逐步将福建打造成自己统治的小江山。如今福建虽然还不敢说到了水泼不进的铁桶程度,但至少已经没人敢对许心素说半个不字。什么三司衙门福建巡抚,在福建这个舞台上都只能扮演配角,统统靠边站,所有人都知道挂着福建总兵头衔的许心素才是这个地区真正掌握大权的土皇帝。

李溰虽然是第一次来福建,但他也知道许心素在本地的影响力非同一般。他曾经听金尚久形容过许心素在福建的权势,如果福建许氏要割据地方竖旗造反,那大明朝廷很可能将对此毫无办法。

不过截止目前,许心素并没有表现出要割据自立的意思,虽然朝廷对福建驻军的调动安排已经被他基本无视,并且将闽地视作禁脔,但仍还在表面上维持着与大明的君臣关系。形成这种局面的客观原因很多,但有一条不可忽视的原因便是海汉并不希望许心素在福建自行称王立国。

海汉希望大明现阶段所面临的内忧外患是能停留在一个可控的程度,如果天下大乱导致大明政权倾覆,且不说海汉目前没有足够的实力来收拾残局,大明乱了也同样会给海汉造成不小的麻烦。毕竟这是海汉最主要的人口和物资来源地,以及最为重要的销售市场,搞乱大明就等于间接损害了海汉的利益,执委会自然不想看到那样的局面。

许心素对福建实施军事控制,海汉多年来对此一直给予了大力支持,但如果许心素还想再进一步,那胜利堡的态度可能就会起变化了。所以许心素近年来虽然在福建打造出了一支强军,但也一直遵循着海汉的安排,继续扮演着大明臣子的角色。

当然了,大明臣子的这个身份也并不妨碍许心素在福建当土皇帝的事实,除了拥有堪称强大的私人武装之外,福建本地的赋税征收、官员任免、施政执法,乃至外交关系,都开始自行操作,不再遵从朝廷的安排。许心素公然邀请过境的朝鲜世子到漳州城做客,便是无视大明与朝鲜之间略微尴尬外交关系的表现——这是福建许氏与朝鲜李氏王室的交往,与大明无干。

不过许心素虽然已经成了福建事实上的统治者,但日常生活,特别是仪仗规格之类的倒也没有急于向君主看齐,他在城中所居住的府邸也没有翻修成皇宫,依然还是保持着数年前的形制。当然了,府邸周围的民房倒是以防火的名义拆了不少,大门外的路面也拓宽了许多,以方便各路人士出入许府。

李溰一行在许心素府邸前下车,发现这里的街道早已经被军士清空,远远能看到被关卡拦住的民众在朝这个方向张望着。别说漳州城的民众,就连在场这些执行任务的士兵,也并不清楚来客身份。许心素虽然是公开邀请李溰入城,但能真正知晓李溰身份的也只有一些效忠于许心素的高层人员而已。

打羽毛球可爱少女

当然请李溰做客这事肯定要先给海汉这边打招呼,所以海汉驻福建负责人宫平,以及安部负责人金铭,也都特地来到这边参与会晤。

许心素本人也率一众下属来到大门外迎接李溰,可谓是给足了这位朝鲜世子面子。李溰心知许心素在本地地位极高,且在之前的战事中有恩于朝鲜,当下也不敢拿架子,赶紧上前与许心素见礼。

许心素很是热络地说道:“世子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希望来到漳州之后,在下的安排能让世子舒缓一些。”

李溰连忙谢过许心素的好意,心道莫要像在舟山岛一样,给自己安排一个推脱不了的酒局就好。他现在对于这种外交场合已经稍稍适应了一些,只要不谈及太敏感的话题,一般还是能在场面上应付过去。而且在他离开朝鲜之前,福建与朝鲜的贸易谈判就基本已经敲定了,同时还有海汉作为见证,所以许心素这边应该也不会就之前的贸易谈判给他出什么难题。

许心素当下又向李溰引见了站在自己身后的这些亲信下属,大部分都是军方的人物,而且其中有一半都是姓许的,不问可知应该都是许心素的同族。至于朝廷任命的几位高官,或许是因为李溰的身份太敏感,都很识趣地没有出现在这个场合。不过这样也好,不管是许心素还是李溰,说话的时候都能少些顾忌。

许心素这些年来一直跟海汉人打交道,各个方面都在向海汉学习“先进经验”,外交方面也在尝试逐步从大明独立出来,自行与别国建立外交关系。与海汉往来较为密切的几个国家,基本上也都跟福建官方建立了联系,不过目前除海外之外的其他国家到访福建的官方人士中,级别最高的还真就是朝鲜世子李溰了。所以在许心素看来,这可以说是己方在外交领域的一个新的突破,必须要做足工夫才行。

许心素设宴款待李溰一行,这种人多嘴杂的场合,自然也就不会谈及到一些比较敏感的话题,大家都只说些场面话,试探一下彼此的态度,真正的会谈还是要留到更私密的环境中进行。

让李溰略感放松的是,许心素在宴会上的安排要比舟山岛轻松得多,并没有出现一众本地官员排队来向自己敬酒的可怕场面。不过许心素还有一个很贴心的安排博得了李溰的好感,那就是不知道从哪里找了朝鲜厨子,特地弄了几个地道的朝鲜风味菜肴,让已经离家快半月的李溰大为感动。

席间许心素也向李溰说明了对朝鲜使团的安排,除了双方的正式会谈之外,还打算安排他们参观漳州的贸易市场,以及位于近海的中左所城,去观看当地的驻军演练战术。如果李溰不急着南下,那么还可以在漳州附近游山玩水一些时日,双方可以慢慢讨论一些有共同兴趣的话题——比如未来在军事贸易等领域的合作。

李溰对于许心素的安排倒是没什么意见,但他自己的行程不允许在漳州停留的时间太久,因为接下来海汉方面还要安排他去澎湖和台湾岛参观当地的开发状况,在这里耽搁太久就会影响到后面的行程了。

不过能参观福建明军的作战演练,李溰对此还是很期待的。他与许裕拙打交道的时候都是在汉城,后来到大同江基地参观的时候并没有与福建明军接触,仅仅只知道福建明军的水师部队在前期的作战中发挥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拖延了清军的进攻节奏。至于这支据说是由海汉辅助建立并训练的部队到底有多强,他也对此充满了好奇心。

“游山玩水就不必了,在下此行还有颇多公务安排,还望许大人能够见谅。”李溰最终还是婉拒了许心素安排的行程里不那么重要的部分。

许心素对此倒是没有什么不快,他提出这个行程安排原本也没打算能让朝鲜世子一口应下,双方还是第一次会面,也不太可能一口吃成个胖子。只要李溰没有完拒绝,那就说明这个世子还是比较好打交道的,后续才能对症下药投其所好。

许心素原本就是商人出身善于揣摩人心,后来为自保投入军中,这些年下来又多了许多杀伐果断的特质,其心思老辣远非李溰这种政坛新人可比。李溰简简单单的回应,在许心素这里就已经分析出了不少东西。

首先这位朝鲜世子对于这趟出国的使命有自己的理解,并不是把这当做一趟游山玩水的观光之旅,或许可以将这看作是一种责任心的表现。而他没有拒绝其他几项行程安排,可以看出他对福建的发展状况还是很有兴趣的。许心素之前收到消息说这位朝鲜世子曾在战后亲赴大同江基地,并观摩了海汉军的实弹操演,他认为李溰对军事方面有着特别的兴趣,所以打算也照葫芦画瓢安排一场演习,这个路子看来是选对了。

在许裕拙从朝鲜回来之后,许心素已经听过他对于朝鲜状况的详细报告,虽说许裕拙了解的情况可能比较片面,但也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比如说朝鲜目前的军事实力,就肯定远在己方之下,比安南军也尚有差距,所以才会在战后励精图治,想要通过派遣军官留学生的方式从海汉学习先进的军事理论来提升本国军队的实力。

许心素认为,在朝鲜人尚未理清国际形势和国与国之间的军力对比的时候,给他们树立一个强者形象是非常有必要的。海汉当下已经完成了这个任务,而自己也可以借李溰造访福建的机会,尽力去做到这一点。

福建明军在海汉的盟军中也算是实力数一数二的存在,甚至比安南更为彻底地效仿了海汉的军事制度。同样是作为不差钱的存在,许心素麾下的部队甚至连军饷和抚恤金的标准都是比照海汉来制定,光是在人员费用方面的投入就至少是福建之外普通明军部队的三四倍之多,说是用真金白银堆出来的战斗力一点也不夸张。

以朝鲜目前的国力,许心素可以十分笃定他们在未来可见的一段时期内都不可能训练出一支与福建明军战力相当的军队,原因很简单,朝鲜人没有足够的财力来支撑这种大工程。

既然朝鲜人做不到,那福建明军要将自己打造成强者形象,甚至成为朝鲜人的榜样之一,就很有可操作性了。毕竟海汉军的实力公认无人能及,其他人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在效仿的路上,但如果榜样是福建明军这种对象,大家都是在效仿海汉军,那似乎福建明军还能让人看到追上的希望。

许心素就想让李溰产生这种亲近的心思,从而对双方的外交关系产生更多的正面影响。朝鲜虽然目前是个穷国,但好歹也是一个不算小的国家,既然海汉都看好与其进行贸易的前景,那许心素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目标。

接风宴结束之后,李溰一行仍是由许心素安排的马车车队送到住处。为了迎接这支朝鲜使团,漳州城里最高级的一间客栈已经腾空了三个院子,专门用来安排他们入住。当然了,这间客栈的后台老板也是姓许,算是许氏的家族产业之一。

为了确保朝鲜使团在漳州逗留期间的安,不再发生当年海汉使团造访时的刺杀事件,许心素专门将自己警卫部队调了一半去负责使团的保卫工作。所以当李溰一行人抵达驻地的时候,毫不意外地发现这地方也早已经被纳入了警戒区,闲杂人等都被远远地拦在了外面。